大千娱乐歌曲-门事件大全

大千娱乐歌曲 时间:2020年04月02日 18:26:45

大千娱乐歌曲

大众为什么需要消费罗永浩?

原标题:大众为什么需要消费罗永浩?大千娱乐歌曲

联商专栏:2001年,一个眯着眼的胖子站上了新东方的讲台。  “我叫罗永浩,来之前你们听说过吗?”  “没有。”台下的回答非常整齐。  “那个……不要撒谎是吧。到底有没有听说过?”罗永浩重复了一遍。  “没有。”  “没有也不要那么声嘶力竭地喊没有,20多岁的人了,做事一定要得体。”  一片哄笑。  3月19日,罗永浩在微博透露,“虽然我不适合卖口红,但相信我能在很多商品品类里做到带货一哥。”  4月1日晚时长3小时的直播,总支付交易额破1.1亿元、销售件数超91万件、累计观看人数超过4800万。多款商品卖断货,中性笔、洗面奶、电动牙刷等商品甚至出现上架后“秒没”的情况。  罗永浩的直播,那是真正的毁誉参半,说什么的都有。这场直播也成了疫情之后,唯一一次被大众点燃起来的热情,话题终于有了,就是那个一而再,再而三“狼狈不堪”退出江湖,又卷土重来,脸皮“超级厚”,越挫越勇的罗永浩。  “奇葩者”罗永浩  罗永浩是以这样的方式成为明星创业者:他不是依靠成功,也不是依靠伟大的人格和品德,而是因为一次次的失败,在众人的讪笑里继续自己出色、卖力的演出。  “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”、“有思想的人到哪儿都不合群”,这些段子估计人人都能说出来几句。老罗创业路上就没停过,在新东方教英语,演讲、出书,做手机,堵截方舟子,约战王自如,还获得过年度最不靠谱CEO之“金扫帚”奖。  兜兜转转一大圈后,48岁的老罗最后还是选择了带货!作为市场跟风者,罗永浩是什么火就做什么,但是悲催的是,做什么都是打口炮耍嘴皮,最后总是偃旗息鼓败下阵来!  罗永浩的人生逻辑是什么?如何博眼球如何来,用他的话说“要成为顶级的网红”。成功不成功不重要,关键要有话题,有津津乐道的话题能够被大众消费。  2000年,新东方很火,罗永浩给俞敏洪写了一封求职信,在两次试讲失败后,俞敏洪给了他第三次试讲的机会,于2001年成为北京新东方学校的任课教师。  2005年开始,互联网世界,博客和微博开始兴起。次年六月,罗永浩从新东方辞职,创办了牛博网,2013年7月,牛博网关闭。  2010年,小米成立,到2012年的时候,小米智能手机已经成为国产智能手机的前三强,销量仅次于苹果。老罗再次嗅到了机会,2014年5月,罗永浩正式发布了首款智能手机产品Smartisan T1。  2019年,罗永浩离开了锤子科技。罗永浩自称,自2018年下半年出现经营危机以来,锤子科技最多时欠了银行、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的债务。  直到这一次重出江湖,一个年将50之人,跟90后的小鲜肉同台PK。  老罗是成功者?老罗是失败者?无论成功还是失败,老罗是个追风的人,老罗最佳地验证了雷军的那句话:站在了风口,猪都能飞上天。  但是,上天之后,毕竟还是需要自己苦练,脱胎换骨,要不然猪总归是猪,终究要被重重地摔下来。  谁在消费罗永浩?  “梦想要大,丢人不怕。”这次老罗并没有丢人,无数网友为老罗剁手。  当着将近一百万人的面,罗永浩把他留了十多年的胡子刮掉了。刮着胡子,老罗介绍着这款剃须刀的舒适体验,同时感慨这有点伤他的心。  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究竟是什么感受,但刮完之后,一个年轻了许多岁的老罗出现在屏幕上,人也精神了不少。“我们这就告别昨天了,带着清零的态度做个新人,投身这个行业。”老罗很诚恳。  这个新人并不好做。老罗因为一次口误,向品牌的董事长和全体员工鞠躬道歉大千娱乐可信吗。“希望你看到我秃了的头皮以后,能体谅老年人的痴呆”。  在直播过程中,很多流程上的纰漏一个接一个发生,刚开始由于不熟悉,老罗忘掉了给一个商品上链接,直到介绍下一个才想起来;把控不好节奏,最前面的商品东拉西扯,用了很多时间,后面的匆忙介绍后又被品牌要求返场补工;一件商品承诺全网最低价,结果立马被找出了其他平台更低的价格……  老罗在抖音的认证,是“交个朋友科技首席推荐官”,他首次官宣带货的宣传点也是“不赚你什么钱,就是交个朋友”。  直播开始后,老罗解释说,直播带货就是一个大团购,买的多就有议价权,能和厂商谈一个很优惠的价格,自己也能赚厂商的品牌露出和推广的钱。  有很多人吐槽,本以为老罗这里能买到又好又便宜的东西,结果并没有便宜多少,某些产品甚至和其他地方价钱一样,比如小米10手机。甚至有些产品能在其他地方找到更低的价格。  鲁迅在《孔乙己》中说: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。  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!”孔乙己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何家的书,吊着打。”孔乙己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窃书不能算偷……窃书!……读书人的事,能算偷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君子固穷”,什么“者乎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  罗永浩的每一次出场,就像孔乙己走进了酒馆,众人调侃之下,“店内外顿时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”  大众的欢乐和被透支的粉丝  去年11月份,罗永浩被法院限制消费。老罗的表态同样真诚,同样打动人心:  向我们的债权方、投资人,以及关心锤子科技命运的朋友们表示由衷的歉意,给大家添麻烦了,真的对不起。  最后,我会继续努力,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把债务全部还完。即使公司被彻底关掉,我个人也会以卖艺之类的方式把债务还完。马克吐温和史玉柱能做到的,我也能做到。  老罗这次的卖艺,卖了3个小时,虽然业绩亮眼,但是吐槽也是不断:  直播进行到一半,观众已经降到100多万。“尴尬”、“求专业一点”、“墨迹”,直播间的弹幕对老罗的表现并不太满意,而直播新人老罗看起来还不太适应,状况频出。  即使这样,1.1亿的销售,到底是谁在消费老罗,一个话题不断的中年男人,为什么还会有4800万的观众?  搜狗CEO王小川认为,他相信自己的产品符合老罗的匠心精神,他们在第一时间内和老罗去的联系,老罗也在第一时间选中了这款降噪能力优秀的搜狗AI录音笔,“老罗是一个很有性格的人,我们的产品满足老罗科技圈粉丝的需求,如果他没选中我,我反而会觉得老罗的产品追求在下降。”  无论抖音还是王小川,他们都知道,老罗能给大众带来欢乐,不论这种欢乐是发自内心的真诚还只是对他不怀好意的讪笑。  大众需要娱乐,需要话题。在《大众的狂欢》一文中说,当所有人在一起共同讨论一个话题,就容易变成乌合之众,大家牺牲了自己独立理解和思考的能力,陷入到群体的同频共振之中。  比如说对于老罗,大家并没有抱着认真的心态来考量,而是以娱乐或者挑刺、吐槽来打量这个胖子的直播。  互联网世界本身具有泡沫性,也就是所谓的眼球效应,在一段时间内对新生事物的瞬间聚焦,万众热议,但是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。直播之后呢?即使老罗的带货大获成功,但是罗永浩这个品牌形象还剩下什么?还有什么值得被大家认可、尊重和牢记的?  罗永浩依然在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伪装自己,消费自己的粉丝,此举还能持续多久,当所有的粉丝变黑之后,消费完了还剩下什么?  请大家饶了这个胖子吧  有人说,老罗一再失败,反而被人贴身越挫越勇的标签。这是对正确价值观的扭曲。  老罗身上恰恰最缺乏的是匠心精神,最缺乏的是专注和认真。他似乎总是在“投机取巧”,抓风口,凑热点,让自己成为流量的明星。  但是,流量的明星如果没有真正的硬核,能持续多久?直播带货,其所带来的新鲜感、所造成的话题效应只会越来越弱,不出一年时间,老罗在直播界就会彻底失去带货的价值和能力。  罗永浩是那样的人,他渴望成为流量的明星,哪怕这些粉丝里面绝大多数是并不是心怀善意的,众人越围观越热议,他就越起劲。  所以,大家还是早些散了吧,放过这个已经秃顶的中年男人,不要再围观他,不要再讪笑他了。让罗永浩在安静与平实之中专注于自己,认认真真好好打磨自己的人生下半场吧!

个人专栏

合作专栏

评测

回到顶部
大千娱乐公司|大千娱乐app|大千娱乐坑吗|大千娱乐彩|大千娱乐软件|大千娱乐|大千娱乐能赚钱吗|大千娱乐能赚钱吗|大千娱乐官网平台|大千娱乐软件